“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 我買的樓盤還在爛尾”-司马懿之死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 我買的樓盤還在爛尾”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8日 19:56:37

“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 我買的樓盤還在爛尾”

但是,短時間內借一大筆錢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在輾轉看了幾個新盤後,位於開封市名校旁邊的樓盤前景國際成為了陳軍一家的首選,這個地方地段好,又是學區房,更重要的是,樓盤的價格相比周邊便宜,交房時間也快。

後來直到得知樓盤爛尾後,陳軍才樹立起“無預售許可證的樓盤不能買”的意識。

吳玲現在成為了“失獨老人”,每次提起“兒子”這兩個字眼時,吳玲都難忍眼中的淚水。

2017年開始,我國三四線樓市也掙脫出泥潭,銷售回暖,庫存降低,房價上漲,開封的許多爛尾樓也開始複活,進入銷售階段,部分熱門地區的房子單價甚至也突破了萬元,但是,只有前景國際依然矗立在十字街口,遲遲沒有動工。

而吳玲也回憶當時購買前景國際的情景:“當時開盤時售樓處擠滿了人,導購併沒有說沒有預售證,只是解釋預售證在老闆那裡,老闆碰巧又不在售樓處,很多購房者和我們一樣,並不知道是無證銷售。”

而當初借錢買房的陳軍萬萬沒想到,兒子的婚房竟然成了開封有名的“爛尾樓”。

“借錢買房,光利息就還20萬元”

在這個四線小城市,買房結婚似乎是一件約定俗成的事情,在很多家庭看來,房子已經成為婚姻的必需品。

陳軍回憶說,那是2015年的夏天,全家人張羅著給馬上要結婚的兒子買新房,一派喜氣洋洋的氣氛。

每一次經過十字路口的那幢爛尾樓,陳軍都不敢抬眼去看,他也埋怨自己,怎麼當初就買了爛尾樓的房子。

“這才是更令人心酸的時候,別人買的房子都入住了,價格翻了一番,而我買的房子不僅沒交房,每個月還在還借錢的利息。”陳軍稱,只是他這些年還利息的錢就夠再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陳軍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當時的購房文件,只有一份《前景國際房源預約保留協議》和一張38.8萬元的收據,附註上註明瞭“購房款”。

前景國際的開發商也不例外,在“缺錢”之下,前景國際開發商不惜利用高息民間借貸來實現樓盤間的資金周轉。然而,這種走在鋼絲上的民間借貸最終壓垮了這家小開發商。

“售樓處貼著施工文件,樓盤的地基已經建起來了,開發商的老闆當時對我說,他們一邊施工,一邊辦理預售證,最遲2016年年中肯定可以交房。”陳軍回憶稱。

“能借到的親戚朋友都借了,為了儘快籌到錢買房,我就答應每月給人家2分利息,前前後後總算借夠了20萬元。”陳軍回憶稱。

據新京報記者走訪瞭解,除了陳軍和吳玲這樣的普通購房者,前景國際爛尾樓盤還摻雜著河南開封市最大的涉房民間信貸案,涉及家庭超過200餘戶,波及2000餘人,有4家擔保公司卷入,總涉案金額達到11億元以上。

同樣是在前景國際買房的吳玲,當初也是為了給唯一的兒子買婚房,而前景國際爛尾之後,吳玲的兒子婚事就跟著告吹,在感情受挫後,吳玲的兒子拼命工作掙錢,加上本來身體欠佳,最後竟至於生病去世。

“雖然是小開發商,但是,當時看著樓的地基已經打好了,也沒懷疑過開發商的資金狀況。”陳軍說。

陳軍又東拼西湊給兒子買了一套小房子,付了首付,這之後再也還不起高額的外債。“錢一下子還不上,現在只能先還利息,我每個月還著借錢買房的利息,我兒子每個月還著房貸。”陳軍說,一家老小都成為“房奴”。

2020年的春節臨近,開封樓市回暖之後,近半數的爛尾樓盤都已經重生,而陳軍和吳玲們依然在等待。

“兒子馬上要結婚,時間都定好了,等不及了,想入住新房啊,這家開發商承諾我們最遲2016年年底可以交房,最快的話2016年5月1日就可以交房。”陳軍稱。

“買房過去大半年,眼看兒子的婚期都到了,卻傳出樓盤停工的消息,說是開發商資金鏈斷裂了。”陳軍聽到這個消息後不敢相信是真的,也覺得沒法向家裡人交代,更何況兒子的喜事就在眼前,陳軍這一刻內心是崩潰的。

新京報記者獲知,前景國際在2019年迎來了新的接盤方——鄭州創正實業有限公司。由鄭州創正實業有限公司作為戰略投資人提供先期啟動資金不少於5000萬元,並向債權人支付6.5億元。

事實上,2014年-2016年,我國三四線樓市“冰凍”,信貸收緊,樓市下行,高企的庫存和樓市的低迷使得開封大量樓盤銷售受阻,而在此環境下,小的開發商更是處在資金鏈緊張的狀態下。

“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 我買的樓盤還在爛尾”

由於項目周轉所耗資巨大加之前景國際民間借貸債務複雜,陳軍和吳玲在等待中熬過了一年又一年。

然而,相比於陳軍,吳玲的故事就更加悲慘。

“當時,開發商還說,全款買房的話,就直接可以優惠到每平方米3000元,我記得,當時周邊樓盤的單價在3500元左右。”陳軍一家並不富裕,當時手頭上只有不到20萬元,為了湊齊近40萬元的購房全款,而且不讓兒子以後背負房貸壓力,陳軍決定由他出面向親戚朋友借錢。

“我們現在的願望很簡單,就是希望能夠儘快交房,明年能夠住進新房子裡面過個年。”陳軍說。

“當初無證買房,後來開發商資金鏈斷了”

“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我買的樓盤還在爛尾。”說到這句話時,陳軍難掩心中的憤懣。這已經是買房後過的第五個春節了,陳軍一家還沒有搬到新房子里過年。

自從借了錢,陳軍每個月需要償還利息4000元,總共的利息支出已高達20萬元,再加上20萬元借款,陳軍一家的外債已經逼近40萬元,債務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卻仍然無力償還。

在交談中,陳軍回憶說,“前景國際銷售時並沒有取得預售許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