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泰国经济 底层弱势濒临生存考验

疫情重创泰国经济 底层弱势濒临生存考验-中国之最有哪些
编辑:为科学献身的科学家                  2020年04月06日 07:40:59

疫情重创泰国经济 底层弱势濒临生存考验

瓦拉敏一个人要照顾有精神疾病的女儿,还有3个孙子,开销不小。望着中午耀眼的阳光,心情也振奋不起来,虽然已申请政府发给失业者的5000泰铢,但仍不知未来在哪。

普拉提说,据她观察,孔提区约有6成居民因疫情失业,大家担心疫情,也担心生计,有的居民甚至过度担心不敢与外界接触。

疫情重创泰国经济 底层弱势濒临生存考验

武汉肺炎重创泰国经济和弱势者的生活,即使疫情过去,后续重建仍是严峻考验。(编辑:廖汉原)1090405

Covid Aid Bangkok是其中一个和基金会合作的非政府组织,将募集的基本物资做成防疫包,免费提供孔提区最弱势的家庭,防疫包里有泡面、口罩、洗手液、香皂等,再由志工送到他们手中。

普拉提表示,这波疫情对弱势者冲击很大,「因为他们资讯不足、知识不够,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事。很多人薪水低、没有存款,冲击比其他阶层更大。」

普拉提希望持续向外界募集物资和善款的同时,基金会能为弱势者创造工作机会。她拿起手中的透明面罩说,基金会鼓励居民来基金会办公室帮忙制作儿童面罩,一方面让居民持续有工作,一方面希望面罩的可爱图像增加儿童配戴的意愿。

60岁的瓦拉敏(Walamit Saejiew)在孔提的市场卖白米饭,疫情爆发以来,瓦拉敏的生意一落千丈,因为人们不出门,过去每天可卖到6笼白米饭,现在只能卖2到3笼。泰国3日开始实施宵禁,瓦拉敏可以预期更少人愿意出门。

除了基金会主动提供物资,也有居民向基金会提出需求。普拉提说,近期失业人口增加,居民的需求也增加,但因为疫情因素,近来基金会收到的捐款也减少。

特派员看世界(中央社记者吕欣憓曼谷5日专电)武汉肺炎疫情冲击泰国经济,更影响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但对社会底层弱势族群来说,这是生与死的问题。失去工作烦恼的不是没地方可去,而是下一顿饭在哪里。

中央社 社会 / NOWnews大马双子星塔

如果3个月补助款不够,政府规划受影响的300万人可申请10万泰铢、无须担保,利息0.1%的紧急贷款。

在孔提区深耕超过40年的普拉提基金会(DuangPrateep Foundation)和多个非政府组织合作,有的制作口罩提供居民,有的募集物资希望在疫情中伸出援手,协助弱势者挺过去。

除了发送物资,基金会也募款购买消毒水和机器,由一群同样失业的年轻人每天搭社区消防车在孔提区内帮忙喷洒消毒水。记者到访时,义工们穿上装备,精神奕奕准备出发,不见失业的愁云惨雾,泰国人的乐观性格崭露无遗。

为了不让弱势者成为防疫破口,泰国政府要求社区里长使用区内扩音器通知居民,如有症状需通报。孔提居民爱串门子,政府也要求里长告知最近不要造访朋友或亲戚。

人性的光辉与脆弱在危机中更被凸显,基金会创办人普拉提(Prateep Ungsongtham Hata)说,这群年轻人认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为社区做点什么,因此决定贡献一点力量,「他们相信发生这样的事,不能只是远远坐着,要互相帮忙,让病毒远离,每个人都安全。」

像瓦拉敏受疫情冲击的泰国弱势族群不在少数,54岁的赛勇(Saiyong Kongsap)早前在码头打零工负责卸货,最近几乎没有活干,只好待在家里。赛勇看到记者来访,仍露出笑容,但笑容背后却有无法向外人道出的辛酸。

孔提区约有10万人,多数从事日薪基层工作,不少人在百货公司、餐厅和码头打工,也有不少清洁工,泰国政府全面关闭商场,许多人因此失业,还有不少计程车、巴士及计程摩托车司机,最近因观光客大减,也跟着失去收入。

孔提区在泰国并不是个案,政府初估约300万个临时工或自雇者受疫情影响,泰国内阁通过500亿泰铢预算案,4月起失业民众可领取5000泰铢救济金,为期3个月。

4月初是泰国热季,空气沉闷凝滞,曼谷贫民窟孔提区(Khlong Toei)一切看来如常,儿童挥汗在路边玩耍,大人坐在阴影下聊天。往年这时候,泰国人已经欢天喜地准备迎接犹如农历新年的「宋干节」(SongKran),但今年气氛特别压抑阴沉,面对来势汹汹的病毒,害怕疫情,更害怕没有饭吃。

鬼屋|古代宫刑|透明棺材|双阴茎畸形|李治武则天|千年古尸|僵尸行星|皮纳图博火山|清朝第一位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