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他們回到實驗室與病毒正面相遇-玛雅人水晶头骨

連續多天,高強度的工作讓楊孝祥都忙到“吃不下飯”了。雖然“脫單”失敗了,但還有一群好戰友陪伴著他,每次他們走出實驗室,戰友們準備好的粥飯總在等候著他。

家裡人剛開始不太同意,但隨著疫情越發嚴峻,家人也開始理解了,反而讓楊孝祥要註意安全,好好照顧自己。

“婚禮是辦不成了!”大年初一,楊揚給父親打了個電話,艱難地說出“取消婚禮”的決定。父親要再爭取爭取,但最終還是尊重楊揚的決定。

原標題:他們回到實驗室與病毒正面相遇

他們有的準備在春節辦婚禮,有的準備相親……但疫情打亂了所有的節奏。他們重新穿上4斤重的防護服,走進BSL-3實驗室,和新型冠狀病毒正面相遇了。

可計劃趕不上變化,楊孝祥都忘記具體哪一天,他正在實驗室里工作,突然接到電話通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越來越嚴峻了,實驗室要儘快檢測病毒樣本。接到任務,楊孝祥第一時間就退掉回安徽的火車票,“攪黃”了相親,繼續“單身狗”。

他們回到實驗室與病毒正面相遇

2019年12月底,楊揚發送朋友圈,他和女朋友走過10年的愛情長跑,感恩一切。這條朋友圈透出的幸福都溢出了屏幕。

一年回一趟家,安徽老家的親戚當然不會放過這個“逼婚”的機會,今年鼠年春節,楊孝祥就被安排了相親。如果順利,楊孝祥或能趕在情人節之前脫單。

和大部分90後一樣,1994年出生的楊孝祥也開始被家人“逼婚”了。家人考慮的也沒錯,2017年5月,楊孝祥來到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BSL-3實驗室工作,平時大部分時間就是泡在實驗室,交際不廣,“脫單”不是容易的事。

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各種“未知”,楊揚也坦言“會有恐懼”。他們要面對“海量”的病毒,和它們正面交鋒,所以首要的就是做好最專業的防護,剋服內心的恐懼。還要和病毒賽跑。“我們早一分鐘出結果,我們的醫護人員就少一分危險,患者少一分等待,人群傳染少一分風險。”只要病毒載量一有變化,就要立即反饋給臨床醫生,醫生才可以依據此作出精準的治療判斷和方案。

緊接著十多天里,疫情越來越緊張,確診1例、確診14例、新增12個、新增21例……患者陸續被送到市三院救治,他們的樣本也被源源不斷地送到實驗室。

同樣學醫的未婚妻很理解楊揚的決定。“等到疫情結束了,我們再找時間補辦婚禮。”楊揚說。

80後助理研究員楊揚:大年初三的婚禮取消了楊揚是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BSL-3實驗室的助理研究員。

實驗室實施24小時三班倒制度,可就這樣還是忙不過來,有的同事在實驗室中連續工作24小時。

90後實習研究員楊孝祥:春節相親黃了,繼續“單身狗”

1月11日,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開始接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BSL-3實驗室開始接收患者的病毒樣本。實驗室要進行新型冠狀病毒的篩查,還要動態觀察確診病人病毒載量。

半年前,他就做好計劃,鼠年大年初三是好日子,他和正在攻讀博士的女朋友要回到重慶舉辦婚禮,為這段愛情長跑開啟新的旅程。

父母高興壞了,楊揚是獨生子,父母早就盼著這場婚禮了。為了給楊揚辦一場隆重的婚禮,父母四處張羅,邀請了親朋好友共同見證兒子的喜事。

“初二回去,初三舉辦完婚禮就馬上回來。”楊揚心想,這也可以給父母和親友一個交待。